tear.

画自己喜欢的画
上自己喜欢的人
去大胆爱

七夕单着不现充我妹明天还要来闹我 闹心

此条点图 草稿
自家oc或者我认识的角色 男女都行
我看着评论差不多就停
过两天旅游去 断更警告

【柠凯】The End of the Rain

美丽树树的美丽刀刀!!!呜呜呜

Askew脖子树:


是晓晓的点文!暂时at不起,一会儿再补上去!!


顺便就拿来当自己的生贺了!!你已经是一个不用过儿童节的大孩子啦!!❤


bgm推荐:Ref:rain 强烈推荐一下,我就是听着这首歌写的,感觉配着很合适!!请你们一定要吃我的套餐安利!!





凯莉打开车门,坐进她的红色越野车,将车载音乐打开。轻灵的音乐泻出来,淅淅沥沥的雨声作为背景音霎时充斥了这个密闭的小空间,仿佛雨就闷闷地打在防弹玻璃上,敲落在真皮椅背上,一下一下叩击在凯莉的心脏上。她闭上眼,那个在她心中描摹过千遍万遍的画面又不受控制地从她脑海里蓦地钻出来,她恍然间能看见,一排排音符跳上黑白的琴键,一双白皙修长的手在黑白键上和音符一齐跃动着。


很理所当然的——这幅画面只是幻灭破碎的影子,只能在一个又一个梦中与凯莉相见。所以,凯莉很爱用酒精麻痹自己,哪怕这个城市能搜索到的只剩下几瓶酒了,她仍然要在每一个孤身一人、黑暗无边的难眠夜晚,打开一瓶酒——不管是什么,不论多难喝,只要能醉就好。她会喝个烂醉,就能看到幻觉了。

蓝色长发的女孩撑着一把透明的雨伞站在雨中,大雨滂沱,能见度很低,凯莉只能隐隐约约地看见在雨中,那个女孩的祖母绿眸子像是在发光。人造光源失去了人类的维护,早已经由黯淡转至彻底报废。这一瞬,这个女孩就是地面上最耀眼的灯火,是凯莉最趋之若鹜的光源。

还好,她还能看见幻觉,她还能做梦。

最后,雨停了,漫长无边的黑夜结束,同样漫长的白天来临。她的幻觉也随着梦醒终止,蓝发女孩终究温柔地笑笑,然后身体渐渐变得透明,在阳光的照射下,消失殆尽——凯莉无数个日日夜夜就是这样捱过去的。

凯莉当然记得那个女孩的名字——

安莉洁。

她每次临睡,都珍而重之地在舌尖碾上数遍。她怕突然有一天醒来,她会把一切都忘记。


凯莉踩下油门,清楚油箱里的储备所剩无几,准备用最后一点珍贵的汽油最后看一次这个城市。各类植物失去了桎梏,得以自由生长。随处可见疯长的绿植,多得凯莉叫不出名字。这个城市曾经是多么的繁华,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现如今,破败荒凉,当初的美好早就不复存在。前方那幢大楼爬满了常青藤,凯莉眯了眯眼睛,她以往经常驱车来到这里。这幢大楼里以前放着许多储备物资,她和安莉洁常来这里拿取物资以供度日。等安莉洁走后,凯莉就只有一个人来了。其实物资剩得不太多了——至少最后一点油已经装进了凯莉的油箱,日用品和压缩食物凯莉用得慢,总是几个星期才跑来拿一次。

凯莉将车稳稳当当地停在楼下,上了楼。她的目光在一排排的柜子和货架中逡巡着,最后发现酒已经被她搬空,这意味着她没梦可做了。她无法用酒精和幻觉来麻痹自己,她只得面对现实——

醒一醒,凯莉。如你所见,那个丑女已经死透了,这个城市只有你一个人,这个世界也只有你一个人。

但是她又不得不告诉自己,凯莉,你得活下去,鲜血淋漓,热泪盈眶也得活下去。你不活下去,你和安莉洁之前对命运的抗争算什么,可笑的负隅顽抗吗。你不活下去,安莉洁又算什么,她拼命地把你推走,又算得上什么。

凯莉拿了一点日用品和难吃得要死的干粮,驱车离开了。

一个人的旅途太漫长孤独,她继续漫无目的地往前开——或是说,她潜意识里就是在走这条她走过无数次的路线。她和安莉洁就是从她们的小家出发,拿上物资,然后一直开到前边儿的花店,在这里停下来。安莉洁在这里种满了鲜花——她最爱捣鼓这个,她会一个人走下车,裁剪下她的鲜花,用纸小心包好,系上亮眼的丝带。

这些花多是满满的一束满天星或矢车菊,安莉洁最喜欢这些花儿。凯莉自认为比较俗,她最喜爱玫瑰,要么是妖冶的正红,要么是最危险的黑,带上尖刺儿。其实她们喜欢的花都像她们自己。其实安莉洁很少送凯莉玫瑰,而后凯莉发现,安莉洁的玫瑰,永远是这花团锦簇中,长势最喜人的花朵,也正是安莉洁照料得最好的花朵。安莉洁的满天星、矢车菊也好,凯莉的玫瑰也罢,都太像她们自己。自安莉洁走后,凯莉没再要求满满一束的新鲜的玫瑰了,她代替安莉洁继续照料她的花儿。凯莉会包上满满一束满天星或矢车菊,轻轻地放在副驾上。

再往前,是图书馆。这所图书馆藏书丰富,各种奇奇怪怪的书也都有收录,这正中凯莉和安莉洁的下怀。她们常在那里来看书,有些时候会带回家,因为整座城市只剩下她们两个人,所以并不需要繁琐的手续。但她们更多的时候还是并肩坐在一起,翻开截然不同的书籍,待温柔的暖阳从七彩的窗格泻进来,落在书页上,靠在一起享受时间缓慢流淌的宁静下午。

凯莉抽出一本书,这是一本难以参透的古朴的西方哲学书籍。安莉洁常来翻这本,凯莉当然着眼于小说和漫画,这类书籍是她不会去触碰的。安莉洁离开以后,凯莉常来翻这本书。一个人坐在寂静无声的图书馆,从高高的书架上,很轻易地就找到了这本书。凯莉从第一页开始翻起,书的边角都被凯莉翻得翘起来,起了毛。她最后看得脑袋摇摇晃晃,磕到实木书架上,她将这书读了数遍,还是没能读懂安莉洁。

凯莉走出图书馆,今天没有阳光,天空阴郁,铅灰的云翳将太阳遮得死死的,这场雨迟迟未下。她按照以往的路线往前开,空无一人的街景缓缓后退。太阳终于舍得从云翳里露出脸,它缓慢地沉下地平线。落日的余晖均匀地涂抹在街道上,最后,太阳彻底沉下去,天幕渐渐被泼上墨色,生冷惨白的明月也沉在乌黑的云翳里,只羞怯地露了小半张脸。

人造光源全然失色,住宅区一片漆黑。凯莉借着还未报废的路灯惨白的光和熹微的月光缓慢地往山上开。车载音乐里还载着那支凯莉单曲循环了一天的日语歌,有个女声在深情地唱着。惨白的光落进凯莉那片蔚蓝的大海里,那片大海竟如一潭死水毫无波澜。一曲终了,凯莉的越野车却是怎么也启动不了了。

最后一点油终于告罄。离目的地有一段不多的距离,凯莉下车步行,山路漆黑,那点微弱的月光派不上大用场。她在黑暗中走自己一直在走的路,虽然看不清前方,但是她知道自己会怎么走下去。

凯莉终于到了目的地。那是一个教堂,是这座城市唯一的教堂。教堂的建筑风格融合了波西米亚风和哥特风,尖尖的塔顶和波浪花纹的白色柱子,都是凯莉理想的教堂。推开那扇略显厚重的大门,一切退路都在身后消失。教堂里点满了烛火,映得凯莉的小脸儿发亮。昏黄的烛光打在凯莉脸上,透过她纤长的睫毛投下一片如蝶翼般的脆弱且摇摇欲坠的阴影。微风拂过,烛火摇晃,蝴蝶跟着振翅而飞。凯莉走进去,能看清教堂的布置。她坐在长椅上,这里像是曾举办过婚礼。丝带,梦幻的拱门,粉白的气球,四处散落的香槟酒。除了宾客,婚礼的主人也不在,只有凯莉一个孤零零的观众。

月光透过窗格倾泻而来,在凯莉身上逡巡着,轻轻吻着凯莉的额头。那里有架制作考究的白色钢琴,凯莉记得,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安莉洁在这里弹过一曲《梦中的婚礼》。安莉洁修长白皙的双手轻巧稳健地弹着,优美的钢琴曲在她手下恣意流淌。一个个音符从黑白琴键上跃下来,乘着暖融融的阳光,就这么跃进凯莉的心,乱了她的心曲。她们也在这里举行过一个婚礼,没有宾客,没有观众,没有神父,没有上帝的祝福,只有她们两个人,甚至因为世界末日来得太突然,连婚纱都没准备,只有用洁白的礼服代替。她们交换戒指,她们拥吻着。一只和平鸽飞进教堂,也许这是这个城市除了凯莉安莉洁外唯一的动物。它轻轻停在凯莉肩头,将嘴里衔着的东西吐在了凯莉手上。那是一株树种子,凯莉和安莉洁在婚礼那天共同种下这棵爱情之树,这棵树就成为了安莉洁和凯莉这段没有结果的爱情的唯一见证者。这树不知道中了什么邪,一直飞快地长,如今竟已亭亭华盖了。

后来,也是在这个教堂。她们如往常一般撑伞走进雨中,安莉洁忽然从背后抱住了凯莉,她们就这样静默在雨中,渺茫天地之间仅仅剩下雨噼啪砸在大地上的声音,雨顺着千沟万壑流进江河湖海。

而后,安莉洁把凯莉推开了。

她很轻地笑了笑,这样一笑,却是像用尽了毕生的力气。凯莉隔着雨看她,然后她看到安莉洁变得透明,直至彻底被夜风吹散。凯莉甚至,甚至还来不及上去抱住她,给她最后一个吻,安莉洁就这样消失了。

被她打过的那把小伞,也被风裹挟着吹下了山,什么也没给凯莉留下。

雨停了,月光照在凯莉手上,她的手中空无一物。

凯莉找到她藏着的最后一点香槟,坐在一堆烛火中央,和空气碰了个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她最后看到了一次幻觉——

安莉洁站在开满鲜花的拱门下,她穿着圣洁的婚服,捧着一束鲜艳欲滴的玫瑰,对着凯莉笑了笑。教堂里坐满了人,她们的亲朋好友都在。一只白鸽衔着花球落在凯莉肩头。慈祥的神父笑着问她:“无论贫穷或是富贵,无论健康或是疾病,无论人生的顺境或是逆境......”

我愿意。

那首钢琴曲一直在回响。最后,长夜的寂静被终于冲破云翳桎梏的雨划破,凯莉被迫从幻觉中清醒过来。拱门下的鲜花枯萎,教堂里除了她空无一人,甚至那另一个主角,也早成了只能在照片上看到的过去。

终究是梦中的婚礼。

凯莉撑开伞,推开那扇因不知名的承载而过于厚重的大门。那棵树仍伫立在教堂门口。

雨愈下愈大。

END



背后注意,虽然并没有什么露的
生日快乐!!!我不是最晚的那个吧!!!

@林中孤树

@星忆🈲
@Fish
@精分组-寂语

三位请私信我地址和联系方式 三天后不回当不做效了

画画好难 今天我是熊猫流泪头
骑士柠x公主凯

什么,群里居然会有人觉得这个姿势令人浮想联翩,我初衷就是想看手背kiss啊!

看图吧
为什么这也被秒屏了

算上给亲友的还剩了13对
拿三对出来抽,邮费我包,从热度里面抽三个 15号让我女朋友来抽

互fo的老师要是不嫌弃丑直接私信找我要也行…(

修女柠x恶魔凯
印了点吧唧,成百only的时候会带一点去游场,找我要就给,到时候应该有剩,拿两对来lof送
p3是实物图,太美了直男拍照拍不出万分之一的美,我爱细闪